中科院病亡产妇5年怀孕4次 孩子均未能保住

法律界 http://www.mylegist.com 2016-01-19 08:08 

  工作人员正在对事发楼层手术室的门进行维修 摄影/实习记者 王天琪

    1月11日,一名高知孕妇在北医三院经抢救无效死亡,此后这起事件迅速在网上发酵。18日北京市卫计委对此事表态称,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医闹”,医患双方都必须依法合规维护自己的权益。

  事隔数日,当事双方仍然对事件的表述各执一词,家属到底有没有“医闹”行为、医院有无过失等核心问题尚无结论。记者18日获悉,警方已经调取了相关视频,是否存在“数十人打砸”的问题或许很快将有明确答案。

  卫计委称反对任何形式“医闹”

  18日,北京市卫计委对“北医三院产妇事件”也进行了回应,市卫计委新闻发言人高小俊表示,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医闹”,处理医患纠纷,医患双方都必须依法合规维护自己的权益。

  高小俊对在北医三院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的产妇表示了遗憾,并对给其家庭带来的悲痛表示同情。他表示,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同时,他坦言,有医疗机构就会有医患关系,医患双方必须相互理解,同舟共济,共驱病魔,“因为我们同处在一条战壕”。

  “个别地方发生医患纠纷也是客观存在的,也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高小俊说,医疗纠纷是由于信息和知识的不对称,特别是医学发展有许多未知和不确定,因此,处理医患纠纷,医患双方都必须依法合规维护自己的权益。“我国已进入全面依法治国时代,医闹追责已写入刑法,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医闹。解决医患纠纷目前既不缺乏机制,也不缺乏手段。”

  “数十人打砸”双方说法不一

  离世产妇家属的行为是否构成“医闹”呢?根据北医三院方面的表述,家属最过激的行为是“数十人聚集并滞留……打砸物品,追打医务人员”。而根据死者丈夫张先生说法,自己最激动的行为是从病房冲了出去,找“骂人者”要求道歉。双方在“打砸”的说法上有较大出入。

  北医三院曾在官方声明中提到,医院在与家属沟通过程中,家属数十人聚集并滞留北医三院产科病房,在病房大声喧哗辱骂,打砸物品,追打医务人员,严重扰乱北医三院正常医疗秩序。经上级主管部门及各级公安机关介入,患者家属离开产科病房,医疗工作秩序得以恢复。北医三院在声明中表示,将按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通过医疗纠纷人民调解机构或法院处理解决医疗纠纷。

  对于医院提到的辱骂、打砸物品、追打医务人员的说法,当事人张先生直接进行了否认,他说如果医院说他们进行打砸、追打医务人员,那么请医院出示他们打砸的录像以及之前任何一起打砸的录像,他承认在此期间他确实是有情绪激动的时候,但绝对没有打砸。

  对于自己的“过激行为”,昨天晚上,张先生向北青报记者表示,他最激动的时候,是因为当时听到有人骂他岳父岳母,他直接从病房里冲了出去,想要找出骂人的人,并让其跟岳父岳母道歉。在此过程中,楼道里有保安一直拉着他,不让他去推会议室的门。“情绪虽然激动,但我并没有因为保安拉着我就去打他们,更没有去打砸医院的公共设施,我就是想去推门,找骂人的人。”

  张先生称自己不知道北医三院有医生受伤的情况。“后来警察来了,如果我们真的伤了人,警察为什么不把我们抓起来?”

  事发楼层部分设施已被更换

  针对“打砸”的问题,双方各执一词,北青报记者数次前往北医三院事发楼层,病房区确实有设施被更换或拆走,但尚未找到目击者指证具体的“打砸”情况。

  昨天在事发楼层,北青报记者看到,依然有工作人员在对手术室的门进行维修。一名长期在该栋大楼的人士称,她并不知道之前发生过什么,她所知的是,每一层病区都有看守的人员,外人进不去。而事发的那天上午,电梯停靠在事发楼层时也并未看到有“医闹”事件发生。这名人士称,事发之后他们也没有听说过任何有关的事情。

  不过,北医三院一名产妇的丈夫介绍,北医三院这次事件后,他照顾妻子时,妻子曾告诉他事发那天忽然外面非常吵,可以听到很多人在叫,她非常害怕,后来有医生将她转移到了其他病房。但这名丈夫表示,由于自己的妻子住的病房离事发地有一些距离,并没有看到当时是否发生了打砸事件,也不清楚有多少人参与其中。

  一位老人则称,她儿媳妇是在事发后第二天住到北医三院的,由于此前孕妇检查时一家人也来过北医三院,她说当时看到病房区外面的两扇门已经被拆走了,门口显得空荡荡的,病房区里面原有的一堵玻璃墙也不见了。这位老人说,以前来的时候,门口只有1位看守的护士,现在不仅有2位护士,还有3名保安人员也坐在门口。

  院方侧面承认“千万索赔”不实

  事件发生之后,对于医院指责家属打砸的行为,张先生表示,现在他比较关心的是1400万赔偿的说法证据在哪儿,“我们提出过吗?”

  昨日,北青报记者再次来到了北医三院采访,院方接待处工作人员态度明确地表示院方现在不接受任何的采访,一切以北医三院官方网站上所公布的信息为准,除此之外的其他都没有任何需要进行说明。

  北医三院工作人员姚女士向新华社记者侧面承认:“网络中死者亲属向医院索要1400万元的传闻是子虚乌有之事。”

  对于家属要求公布“医闹”视频的诉求,昨天市卫计委新闻发言人高小俊表示既然相关机构和人员都已报警,如要调取视频必须由公安机关同意后才能调取。卫计委将密切关注此事的发展,期待依法进行处理。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目前警方已经调取了相关视频,不过截至目前,警方尚未公布此次的监控录像或对此事的看法。医院到底有没有发生过打砸设施、追打医务人员的事件,只能等待监控视频的公开。

  昨天海淀警方称已经介入“北医三院产妇事件”的调查,此外并未透露其他相关情况。

  对话

  “可以攻击我,但不能攻击我妻子”

  是否存在“医闹”问题、救治过程是否存在过失是“北医三院产妇事件”中有待弄清的核心事实。不过随着事态的发展,一些网友的言论也逐渐开始“转向”,一些话题的“枪口”对准了死者家属张先生。对于这些质疑声音,张先生说自己愿意进行回应,但外人攻击他可以,攻击他死去的妻子他不能接受。

  北青报:您跟妻子是怎么认识的?

  张先生:我跟妻子是在读书的时候认识的,我们两人一个学校,妻子是我的师妹,我们在一起10多年了。

  北青报:有人质疑您妻子的论文作者中多次出现了您的名字。

  张先生:妻子的论文署名之所以有我,是因为妻子订的很多实验方案我都有参与,我们两人都是生物专业的,一些实验方案我们是一起商量着来做的,带我名并没有问题。除了感情,我们工作上也互相帮助,我们俩算生活伴侣、精神伴侣。

  北青报:平时在家家务谁做得比较多?

  张先生:我妻子。

  北青报:有人说你逼着患有高血压的妻子怀孕。

  张先生:我和妻子都清楚她的身体情况,虽然她血压高,但我们仍然想要一个孩子,她也特别想当母亲。

  北青报:您妻子怀孕后您是怎么照顾的?

  张先生:我爱人怀孕的时候,我俩当时都特别高兴,我跟她说能不上班就别上班,有假就请了,我也花了很多时间陪着妻子,她上班下班我就去接送她,给她当司机。

  北青报:网上有人说您妻子过去五年四次怀孕,有没有这个事?

  张先生:这个问题我不想说太多,因为提到孩子会伤心。(记者 李铁柱 屈畅 刘洋 池海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法律界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编辑:概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