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友渔:国家更应该为文革道歉

法律界 http://www.mylegist.com 2014-01-14 00:07  腾讯文化  

  据《新京报》1月13日报道,开国上将之女宋彬彬12日与30多名老师、家属举行见面会,他们中的一些人向文革中受到伤害的校领导、师生道歉。宋彬彬在道歉发言中说“我对卞校长的不幸遇难是有责任的……担心别人指责自己‘反对斗黑帮’,没有也不可能强势去阻止对卞校长和校领导们的武装。”就此,腾讯文化独家对话徐友渔教授,以下为访谈实录:

  宋彬彬的道歉行为值得肯定

  腾讯文化:宋彬彬在道歉发言中说“我对卞校长的不幸遇难是有责任的……”,这种道歉态度是否合适?

  徐友渔:根据我掌握的材料,宋彬彬在北师大女附中是“革命师生代表会”的副主席之一,算是领导人,她对打死人应该负领导责任。但现在没有证据表明她是打死人行为的直接责任人,现在只能断定她负有重大责任,实际上作为领导人之一,他可以掌控运动的主要形式,而她没有,放任学生打人而不干涉。

  在当时的意识形态和大的政治环境下,她这种选择不奇怪,我可以想象他当初不容易去影响学生的行为,但是这也不是说做不到。对比陈小鲁在学校的作为,可以发现陈小鲁当时运用了一些巧妙的手段,避免了老师被殴打,宋彬彬其实也可以采取这种方式的,但是她并没有这样做。

  腾讯文化:宋彬彬选择在这个时候道歉,有什么特别的意味吗?

  徐友渔:我分析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长期以来,海内外的舆论都说宋彬彬打死了卞校长,通过道歉,她可以澄清事情的本来面目,可以摆脱一些加在自己身上的罪责,她以道歉的形式将当初的事情说出来,可以作为澄清,我想这是她站出来道歉的一个重要原因。二是现在越来越多的文革亲历者出来道歉,比如陈小鲁,这对她会造成压力,人们会问既然陈小鲁能出来道歉,为什么宋彬彬不能出来道歉,这种压力可能是她站出来道歉的另一个原因。

  腾讯文化:文革结束已经快五十年了,宋彬彬现在出来道歉是否为时已晚?

  徐友渔:晚是有些晚了,但中国有句古话叫“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现在宋彬彬出来道歉,这个行为还是值得肯定和欢迎的,再晚也比始终保持沉默要好。

  国家更应该为文革道歉

  腾讯文化:宋彬彬在文革的揪斗和武斗中起到了示范作用,仅仅道歉是否分量太轻。

  徐友渔:追究历史上的暴行和罪责还是要就事论事,宋彬彬负有责任,但把和打死人相关的人都说成凶手,就有些夸大了。北师大女附中卞校长之死一事上,宋彬彬当然要负责人,但把他说成凶手就不是实事求是了。

  腾讯文化:个体道歉能否替代国家道歉,毕竟文革不是一场个体性运动?

  徐友渔:个体道歉是不能代替国家道歉的,如果没有国家正式的、隆重的道歉,那么文革的罪责就永远没有了结,当然个人道歉也是非常重要和值得肯定的。但只要国家还没有道歉,人们就会继续追问下去,要挖出真正的罪责主题,道歉也就并没有画上句号。

  腾讯文化:国家是否应该建立文革道歉机制?

  徐友渔:这需要大家进行讨论,现在还没有简单的或清晰的答案。文革中,各级政府和官员都应该对打死人负责任,但他们本身也是毛泽东发动的文革的清洗和打击对象,他们也算是受害者。我觉得文革的标志是通过“文革十六条”,这是中共中央作出的决定,中央的道歉也就显得十分明确和必要的。

  武斗宋彬彬有责任  现在的道歉不够

  腾讯文化:宋彬彬现在出来道歉,很多人不接受,认为她在文革后去了美国,而把自己的责任放在了一边,您怎么看这种批评?

  徐友渔:我个人不赞成这种批评,我们可以追问宋彬彬在文革的责任,但不能把她日和的选择和生涯放在里面,这是另一个问题,如果把这些混在一起,反而会干扰对她责任的追究,不利于问责,这种追问也不容易站住脚。如果她能承认自己在文革中的责任,这就可以了,至于她后来去美国,这是她的个人权利。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他当然可以选择去美国了,这是她不可剥夺的个人权利。

  腾讯文化:宋彬彬道歉之所以引起关注,只是因为她的名人身份吗?

  徐友渔:我觉得宋彬彬之所以受人关注,除了北师大女附中校长被打死这件事情外,大家关注的是他在北京天安门城楼向毛泽东敬献红卫兵袖章这件事,这次接见中,毛泽东鼓励她改名宋要武,不要文质彬彬,要武,这对全国范围的武斗和殴打教师起到了不可忽视的推波助澜作用,宋彬彬在道歉中并没有承认这一责任。

  毛泽东在天安门接见他,有许多值得深思的地方,毛泽东号召红卫兵同“阶级敌人”进行斗争,她看上去是被动,但也不一定,现在道歉中没有提到这一点,这是不够的。即便在这一过程中她不是主观责任,但也要负客观责任,她在文革中扮演的角色和对武斗局面的推动,她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目前的道歉还显得不足够。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法律界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编辑:概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