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患眼病抱女儿投江 其本人获救女儿身亡

法律界 http://www.mylegist.com 2013-11-12 15:16  金羊网-羊城晚报  

   她,为何要带着儿女投江

  在广州武警医院急救科的走道上,一个来自普宁的短发女子捂住苍白的脸向记者说出了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和她要找回的希望

  “我对不起孩子,现在我后悔了,但后悔也没有用……”

  11月8日上午,在广州武警医院急救科的走道,一个短发女人捂住苍白的脸,眼泪从指缝里不住地滑下。面对着众多记者,这位忧郁而体弱的女人,挤牙膏一样地说出了在她身上发生的惊人一幕:今年9月末的一天清晨,她独自抱着仅仅13个月大的女儿,怀着5个月大的儿子,从普宁市流沙镇附近的岩石大桥上纵身一跃。虽然她获救,但女儿和儿子,却从此与她天人相隔,永远的留在了涛涛江流中。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褚韵 通讯员田乃伟

  知道自己得眼病不想拖累家人纵身一跳……

  她说:我好绝望

  她叫严秀娟,今年32岁,普宁人,5年多前与丈夫在镇上打工时认识并相恋,后来严秀娟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儿子,一家人平时靠丈夫在市里服装厂打工的3000元月薪生活,去年夏天,小女儿又出生了。日子过得虽然清贫,却也温暖。然而今年夏天,严秀娟发现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看东西越来越模糊,甚至有几次一睁眼,连近在咫尺的丈夫都看不清面容。想到自己8年前曾得过一场肾病,她内心极度不安。9月26日,她到普宁市区的医院检查后,得知自己的眼睛发生了眼底黄斑病变,医生称药物治疗不起作用,建议她尽快到广州市的大医院确诊并手术。“我当时觉得特别痛苦,眼睛不好了,别说照顾孩子了,我自己还要人照顾,我不想拖累我的老公。”严秀娟说,在医院,她还知道自己又有了五个月大的儿子。

  回到家时,严秀娟好绝望。不管丈夫如何安慰,严秀娟仍然感到,生活就如同她眼前的时间一样昏暗且毫无希望。说到9月28日发生的一切,严秀娟几乎是语无伦次,她说不清楚什么时候拉着女儿的手走出了家门,却记得走的时候,回头看到大儿子熟睡着的脸流泪。她也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来到了岩石大桥上,她说当时自己只有一个念头,“我走了,家人就好了。”纵身一跃后,再次醒来,她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我第一反应,就是找女儿,但他们说,没有找到我女儿……”严秀娟的眼泪,不住地流淌。

  被救醒来女儿和肚子里的儿子都不见了……

  她说:我好后悔

  后来严秀娟和匆匆赶来的丈夫得知,自己是被过路的渔民救上来的,但13个月的女儿,和肚子里的孩子,却再也没了踪影。

  严秀娟说,汕头警方多次向她调查并了解情况,安排她暂时在汕头市金平区第二人民医院治疗。

  住了一个月医院,花费了近7万元的医疗费,这笔开销对她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严秀娟说,她谎称身体康复,悄悄从医院离开决定到广州来一趟,一是为了治眼睛,更多的是为了寻求帮助,寻找生活的希望。

  “我现在知道我当时做得不对,但是做了的也没有办法挽回了,我对不起家人,我现在只想有人能帮帮我,把眼睛治好了,我回家把儿子养好,为了老公和儿子,我要活下去,老公说,你有勇气死,为什么不努力去活呢?为了我的儿子,无论如何我要活下去,求你们帮忙……”8日一早,严秀娟和哥哥坐上了从流沙开往广州的大巴,没想到大巴刚进广州站,严秀娟就晕了过去,一车人赶紧拨打了120,救护车把她送到了武警医院,医生初步诊断,她的肺炎还在持续,身体状况相当恶劣。“眼睛的问题还在检查,等结果出来才能确认。”不善言谈的严秀娟哥哥,把手机给记者看,上面是妹妹的一条短信“我知道做错一步已成千古恨”。

  他说:不愿再提

  丈夫只想赶快治好妻子的病靠自己养家过日子


  “我的心情很复杂,但是说到底,她是我老婆,就算无知做错了事,我们还是一家人。”几经周折,记者采访到严秀娟的丈夫傅丽壮,比她小一岁。至今他都觉得,这一切就像一场噩梦。他说,很多事情说不清楚原因,他甚至不愿意再次提到孩子的名字,也不愿意说严秀娟如何对待孩子。只是说,大儿子现在由奶奶带着,因为每次见到妈妈,孩子都会问,妹妹去了哪里,我想和妹妹玩。“我老婆一听这句话就哭,我觉得她都害怕见到大儿子,一见到,身体就不行了。”对于傅丽壮来说,家庭的这一场灾难,有着很多的根源。“我们两个人的家庭,都不是特别美满,双方的父母,也并不重视我们的婚姻。对于她和我来说,怎么样是对孩子好,都很迷茫。”傅丽壮说,他现在没有更多想法,只是希望能设法先治好妻子的病,然后回到乡下,靠自己的努力,慢慢让这个家庭离开痛苦的泥沼。“如果可能的话,希望有好心人来帮助我们家,医药费我实在是没有办法。这个月12号我就打算回去上班,能凑多少钱是多少吧。”

  还没有证据来判明她是否属过失犯罪

  汕头警方确认跳水事件,称仍在调查

  “这个事情确有其事。”记者随后电话采访到了事发后接警的汕头市金平区永祥派出所的陈警官。他告诉记者,岸边的渔民发现严秀娟跳水后,立即报警并将其送到了医院。他们在医院对严秀娟进行了笔录,“那几天正好起台风,大桥的监控不太清楚,她肚子里的孩子还小,只能作为她对自身的伤害。目前又还没有找到她所说的女儿的下落,所以还没有证据衡量她的行为是否确属过失犯罪。”陈警官说,综合考虑此事的法理与人情,以及严秀娟一家的实际情况及她的身体状况,警方采取了取保候审的方式,要求严秀娟的丈夫作担保人,等待调查进一步进展。“我们也向第二人民医院作出情况说明,看看能不能申请减免。这家人确实挺可怜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法律界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编辑:概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