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客坐Uber撞成轻微脑震荡 专车车祸引爆责任之争

法律界 http://www.mylegist.com 2016-03-09 11:25  北京晚报  

昨天,一篇以“夺命Uber”为标题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到了近9万次的阅读量。文章作者描述了一起自己近日乘坐Uber时发生的车祸,并“吐槽”维权之路的曲折艰难。一时间,“专车事故责任应由谁承担”成了热门话题。

经过

“专车”出车祸

致乘客脑震荡

“无论如何我也想不到……我从瞌睡中听到好几声猛烈的撞击巨响,车里到处都是烧焦的气味和浓烟,我坐在副驾驶前面的气囊已经弹出。我整个人被撞得趴在气囊上,嘴里都是血。我才反应过来,发生了车祸!”

这段惊险的文字描述出自一个叫做“佳星说”的微信公众号,而这场车祸正是这名叫佳星的作者的亲身经历。佳星上午告诉本报记者,当时他是从朝阳公园出发回定福庄,撞车地点在朝阳路十里堡。他还在文中写到,车祸发生后,“司机啥事没有,15分钟后我独自被120拉走。”

佳星是这样形容其在医院的诊断结果的:“头部轻微震荡、背部腰部肌肉韧带拉伤、骨盆位置略有错位、左腿淤青。”

焦点

事故主因是

司机疲劳驾驶?

从佳星的“吐槽”中不难看出,他认为事故主因是这名优步司机疲劳驾驶。首先,文中开篇有这样一段话:“北京六点的天还没有彻底亮,我上车后和司机闲聊,问您是刚出来拉活儿?司机告诉我他已经跑了一晚上接了十几单……”其次,佳星表示,从其贴出的图片中也能看出,责任多部分在于优步司机。

不过,也有不少媒体报道,司机并未承认其疲劳驾驶。今天上午,记者拨通了该司机的电话进行询问,肇事司机表示:“我已经和乘客协商好了。”当记者再次追问事故发生的主因是否是司机疲劳驾驶时,司机回答道:“对对,我是全责。赔偿的事我们已协商了。别的不说了。”

维权

乘客和公司各执一词

据佳星介绍,事件发生后的维权之路也步履维艰。当天下午,他收到一名自称为Uber平台工作人员的问询;1小时后再次接到电话被告知:车在路上行驶难免发生意外,后续会按照正常流程让司机协助赔偿乘客损失;而当车祸发生后24小时,便无法再与平台工作人员联系。

不过,对此事件,Uber与这名乘客可谓“各执一词”。昨天,记者以整个事件向Uber公司询问,得到的回应是:乘客大约是在3月5日6点40分发生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当天,优步车主一直与乘客保持联系,优步工作人员在当天下午1点51分第一次接触到用户,下午5点先后两次电话联系过用户,了解情况,安抚乘客,对后续保险程序加以说明,希望能帮助乘客尽早获得理赔。优步还表示,乘客要求在正常的理赔程序之外提出要求公司一次性赔偿“精神损失费10万元”的要求,在常规赔付流程之外,一定程度上拖慢了事件进展。

对于这10万元的损失费是否出自佳星之口,当记者联系到佳星时,他并未予以置评。记者上午发现,“佳星说”公众号已经删除那篇吐槽文章,并新发表了一篇文章表示:“事情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的生活状态,我现在不要任何的赔偿,也不会再针对这件事情做任何的表态。”

探讨

“专车”平台该负何责?

乘客坐专车发生车祸等意外,作为提供信息共享服务的互联网平台,是否应当承担部分责任?对此,有网友表示,普通出租车都为乘客上“赔偿险”,互联网约租车公司也应该是一样的。也有网友直言,一个简单的技术平台,不应该为出行中遇到的事故责任买单。据北京一名普通出租车司机介绍,他所知道的出租车因车祸造成的事故赔偿最高一次高达三百万元左右。

不过,专车公司纷纷表示,对于此类事故,有正常的理赔流程。优步表示,中国优步在用户遭遇交通意外的安全保障上有完善的保险程序,提供最高100万元的保险赔付金额。其正常保险理赔流程为:工作人员联系乘客司机了解情况,将信息反馈给太平保险;太平保险会派工作人员去核实事故具体情况,收集材料,进行赔付;如果案情较严重,可以进行部分先行赔付。

作为行业竞争对手,滴滴出行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先定责,然后按照实际的伤情、医疗费用来走保险。我们给乘客上的保险,医疗费用最高100万元,如果是伤势过重死亡的话还有20万意外身故保险。但是我们不会让乘客等定责和保险流程,会先垫付医疗费用。”

一名资深律师向记者表示,如果互联网约租车公司已经购买了相关险种,那么就将整件事情简单化,直接按保险公司理赔程序走即可。如果没有保险理赔,承运人应承担更多责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法律界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编辑:大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