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犯致人毁容逍遥法外11年 网上通缉照变成他人

法律界 http://www.mylegist.com 2010-06-12 
http://news.mylegist.com//article/2010-06-12/4319.html

11年前,年轻漂亮的安岳姑娘刘先碧,在浙江被前男友黄林用硫酸毁容、双目失明。

黄林作案后逃逸,浙江警方将黄林作为网上追逃对象。11年过去了,疑犯一直逍遥法外。

然而,网上追缉黄林的照片却是当地居民张平(化名)的。网上通缉令,照片为何变成了张平?

张平比黄林小3岁,可身份证号码与黄林的身份证号码重号,这是为什么?黄、张两人的“常住人口登记表”上,照片都是张平的,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这么做?公安机关的档案里,为何找不到黄林的照片……

带着这一连串疑惑,本报记者先后五次,赶赴当事人所在的安岳等地,先后与安岳警方、浙江警方,以及相关当事人接触。终于,解开了这背后的层层谜团。

A事件

三次抓获网上追缉对象因照片出错都不是真凶

刘先碧和黄林都是安岳县千佛乡人,两人都是“70后”。

1999年,两人在浙江省台州市打工时相识并恋爱。后来,刘先碧发现黄林有很多坏毛病,决定与他分手。

1999年3月27日,黄林找到刘的姐姐,希望最后见刘先碧一面。当天上午10时,见面后黄林再次提出继续交往,被拒绝。黄林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硫酸瓶,拉住刘先碧就往她脸上泼……

刘先碧被好心人送到医院抢救。命保住了,却永远失去了光明;原本漂亮的脸也被毁了。刘先碧多次想到自杀,都被好心的人劝住了。

3次抓获“黄林”可都不是真凶

“毁容案”在浙江当地引起很大震动。案发当日,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洪家派出所,就对黄林进行网上追缉。2002年4月1日,黄林被列入公安部在逃人员信息登记库、全国通缉。

2005年左右,刘先碧将黄林的户籍资料和照片,从安岳县千佛乡派出所借出,送给浙江警方;浙江警方在2006年3月1日,将黄林的照片上传到了网上通缉令上。

2006年12月25日,广东警方抓获了一名与网上通缉令上的黄林同照片和身份证号的男子。广东警方立即将此信息电告了浙江警方,并把照片传到浙江辨认。

听说凶手被抓住了,刘家人很高兴。在浙江的姐姐刘先菊和外甥女陈小丽,到公安局辨认,一看照片,不是黄林。此照片上的人叫张平。

浙江警方于是上网核实张平的身份证号码,发现张平和黄林的身份证号竟然是相同的。

此后几年,浙江警方也先后两次抓获叫“黄林”的人,但经辨认,都不是毁容的凶手。

就这样,11年过去了,毁容真凶黄林,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在警方的视线里。

公安机关调查凶手照片被替换

今年3月,刘先碧的一个在公安机关工作的亲戚说,按理黄林应该抓得到哦,上了网的,他还是不好躲。

上网一查,结果令人大吃一惊:公安部门的“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即网上通缉令)上,黄林的照片不知怎么就成了张平的照片;“常住人口登记表”上,黄林和张平的照片,都是张平一个人的。

刘先碧有点不相信:“黄林的照片,是我亲自从千佛派出所借出后送到浙江警方的;浙江警方后来寄给我的‘通缉令’上,也是我送去的黄林的照片。咋个现在变成了张平的照片呢?”

为何会出现黄林的身份证号码与他人重号并且连照片都上错了的情况呢?记者决定对此进行调查。

B调查

一个人为结婚改身份证改乱了嫌疑人通缉照片

初查两大疑点没解开

根据浙江警方2006年3月1日寄给刘先碧的《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记者在千佛乡街上随意问了几个年纪大点的人,他们一眼就认出:表上照片里的人是黄林。这张表的真实性,不容置疑。

在安岳县公安局,民警唐江龙打开电脑,调出网上追逃信息。而这个表上,最后的修改时间为2009年11月5 日,表上的照片,变成了张平的。张平的“常住人口登记表”,是张平本人的照片;而黄林的常住人口登记表上,却没有照片了――也就是说,在公安机关的档案里,已经找不到黄林的真实照片了。

这是为什么?

唐江龙解释,“网上通缉令”上的资料,只有录入机关、也就是当时的办案机关,才能修改;黄林照片为何变了,浙江警方才能解释。

而张平与黄林为何身份证同号?唐江龙解释,有可能是当时录入时,两人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原因,录入人员工作失误造成的。

唐江龙还说,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不是靠照片,主要是靠身份证号码,如果犯罪嫌疑人用身份证去住宿、办理银行卡等,输入身份证号码就会与在逃人员信息上相同的号码发生碰撞,据此就可以判定使用这张身份证的人有可能是在逃人员。

对于这样的解释,刘先碧不接受。张平是1974年出生的,为何他要改成1971年出生?黄林的常住人口信息表上,为何没有照片?在逃人员信息表上,黄林的照片,为何又变成了张平的照片?

再查身份证号码同号之谜

6月9日上午,安岳县周礼派出所。刘先碧再一次来到这里,想了解案子的最新情况。

曾被错抓了的张平,也来到派出所,希望找个说法。

派出所副所长邓可,耐心地解释:身份证号码与黄林的重号,原因可能是张平1994年为了结婚自己把年龄改大了,而改的年龄恰好和黄林同年同月同日生,“以前,乡镇派出所都没有电脑,后来在对人口信息录入电脑时,由于当时工作量太大,一些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重号的现象比较多,张平和黄林就是这种情况。”

邓可还拿出了黄林最原始的人口信息登记表,从这张表上显示,黄林的身份证号码与张平的一样。

张平曾在外地打工,先后办了4张暂住证,最早的一张是1998年3月1日办的,上面显示,当时,张平的身份证号码与黄林的号码一样,两人确是重号。看到这个证据,所有人的心都放下了:这证明,张平与黄林身份证重号,是在案发前的工作失误造成的,没有人为因素。

对于黄林和张平的常住人口登记表上,为何都是张平的照片这一问题,邓可解释,可能是当时在录入人口信息后,张平的照片录入了电脑,而黄林的照片因为被送到浙江警方了就没有照片录入;后来在更新和维护中,发现黄林的常住人口登记表上没有照片,工作人员就输入黄林的身份证号码,看电脑里有没有他的照片,由于黄林和张平的身份证重号,于是张平的照片

就被当做黄林的照片,调取出来上到了黄林的常住人口登记表上。从而造成了后来看到的黄林和张平的常住人口登记表上的照片都是张平的这一事实。

邓可说,如果张平当年不因为结婚改年龄,也就没有后来的这些失误和麻烦了。

警方身份证重号惹的祸

6月10日下午,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公安局信访科罗科长,与洪家派出所两位民警,专程从浙江赶赴四川安岳,到刘先碧家了解情况并送来了慰问品。

在听了刘先碧有关黄林照片的情况反映后,罗科长解释:2005年左右,刘先碧将黄林的照片送到椒江后,警方及时将他的照片上传到了网上。2009年11月,公安部要求对在逃人员信息进行更新,他们从网上调取黄林的照片时,由于黄林的常住人口登记表上的照片是张平的,浙江警方就误认为以前的照片错了,而把黄林的常住人口登记表上的照片换上去了,没想到这张照片是张平的。

9日下午,了解到情况的浙江警方已经将张平的照片从黄林的在逃人员信息表上换下,重新换上了黄林的真实照片。

身份证号码重号和照片上错的问题,终于清楚了,刘先碧心里的疑虑也解开了。

对此,安岳警方和浙江警方都表示:他们将积极寻找线索,两地警方加强协作,争取尽快抓获凶手。同时,警方也敦促黄林尽快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文/图记者高冰洁